而另一边。

云仲翼的状态看上去也不太妙,他原本充盈激荡的浑厚血气,在这极阴极寒的一剑之下,硬生生被削弱了数成,先前强盛的气机,一下子低落了。

只见在他前方,不知何时,极为突兀地出现了一名浑身笼罩了黑袍的神秘人物。

此人手中握着一柄四尺余长的青光长剑,剑刃之上荡漾着冷冽的寒光,剑尖还有一缕青蓝的剑气吞吐,隐隐散溢着一种冰冷的气机,剑刃周遭的空气都有点点白霜落下。

滴答!滴答!

有水滴落下的声音响起,在这声响初去,突然安静下来的大殿之中,对于这些耳目灵敏的武者而言,可说是极为清晰。

但见云仲翼神情阴厉,自然垂下的左手之上,有一缕缕殷红的鲜血,顺着手指,自指尖滴落,显然刚才那一剑之下,他是吃了亏,处于劣势。

“你也是罗睺教的人?!宵小鼠辈,暗中偷袭,可敢报上名来!”

云仲翼几乎不用多想,就可以推测出这人是罗睺教的人物,且观其周身散溢出来的这一股真气波动,绝对是一名货真价实的生死境顶尖武者,修为绝不在自己之下。

若是自己内力不受影响,倒是不惧此人,但是内力尽失的情况下,他以血魔谷这一门秘法燃烧精血,催动血气爆发出的战力,最多也就堪比自己全盛时期八成功力,而随着时间推移,这一门秘法的效果也快到极限了。

更关键的是,刚才那一剑,对方激发出这一缕极致阴寒的剑气,完全突破了他激荡的血气,在自己左手上留下了一道剑痕。

而剑痕之上蕴含那一抹阴冷气机,竟然没办法以刚阳血气驱除,犹如跗骨之蛆一般,挥之不去,这就让他的战力进一步受损。

多重因素的影响下,云仲翼几乎已经没有了和这名生死境剑客的一战之力了。

而就在这个时候,卢诚也感知到了这边的情况,论及心思之周密不亚于云仲翼的他,同样心头明了眼下的局势,看着前方兀自挥洒刀光,不时劈出一记雪亮刀光的高长青,他顿时眸子中寒光迸溅。

呼!

猛地,一股惊人的血气自卢诚体内浮盈而出,犹如之前的云仲翼秘法爆发一般,在这个身材微佝的老头身上,丝丝缕缕的血色气流激荡萦绕,掀起阵阵狂风,呼啸而出。

轰隆!

平地雷音起。

有激昂如水流澎湃涌动的声音,从卢诚身上传递出来,但见他浑身剧烈颤动,筋骨齐鸣之下,爆发出如炒豆般密集的声音,刹那间,空前霸烈的气势涌现,在他那一口紫金长刀之上,刚阳的血气灌注,一截炽热滚烫的血色刀气吞吐而出。而另一边。

云仲翼的状态看上去也不太妙,他原本充盈激荡的浑厚血气,在这极阴极寒的一剑之下,硬生生被削弱了数成,先前强盛的气机,一下子低落了。

只见在他前方,不知何时,极为突兀地出现了一名浑身笼罩了黑袍的神秘人物。

此人手中握着一柄四尺余长的青光长剑,剑刃之上荡漾着冷冽的寒光,剑尖还有一缕青蓝的剑气吞吐,隐隐散溢着一种冰冷的气机,剑刃周遭的空气都有点点白霜落下。

滴答!滴答!

有水滴落下的声音响起,在这声响初去,突然安静下来的大殿之中,对于这些耳目灵敏的武者而言,可说是极为清晰。

但见云仲翼神情阴厉,自然垂下的左手之上,有一缕缕殷红的鲜血,顺着手指,自指尖滴落,显然刚才那一剑之下,他是吃了亏,处于劣势。

“你也是罗睺教的人?!宵小鼠辈,暗中偷袭,可敢报上名来!”

云仲翼几乎不用多想,就可以推测出这人是罗睺教的人物,且观其周身散溢出来的这一股真气波动,绝对是一名货真价实的生死境顶尖武者,修为绝不在自己之下。

若是自己内力不受影响,倒是不惧此人,但是内力尽失的情况下,他以血魔谷这一门秘法燃烧精血,催动血气爆发出的战力,最多也就堪比自己全盛时期八成功力,而随着时间推移,这一门秘法的效果也快到极限了。

更关键的是,刚才那一剑,对方激发出这一缕极致阴寒的剑气,完全突破了他激荡的血气,在自己左手上留下了一道剑痕。

而剑痕之上蕴含那一抹阴冷气机,竟然没办法以刚阳血气驱除,犹如跗骨之蛆一般,挥之不去,这就让他的战力进一步受损。

多重因素的影响下,云仲翼几乎已经没有了和这名生死境剑客的一战之力了。

而就在这个时候,卢诚也感知到了这边的情况,论及心思之周密不亚于云仲翼的他,同样心头明了眼下的局势,看着前方兀自挥洒刀光,不时劈出一记雪亮刀光的高长青,他顿时眸子中寒光迸溅。

呼!

猛地,一股惊人的血气自卢诚体内浮盈而出,犹如之前的云仲翼秘法爆发一般,在这个身材微佝的老头身上,丝丝缕缕的血色气流激荡萦绕,掀起阵阵狂风,呼啸而出。

轰隆!

平地雷音起。

有激昂如水流澎湃涌动的声音,从卢诚身上传递出来,但见他浑身剧烈颤动,筋骨齐鸣之下,爆发出如炒豆般密集的声音,刹那间,空前霸烈的气势涌现,在他那一口紫金长刀之上,刚阳的血气灌注,一截炽热滚烫的血色刀气吞吐而出。而另一边。

云仲翼的状态看上去也不太妙,他原本充盈激荡的浑厚血气,在这极阴极寒的一剑之下,硬


状态提示:520.--第1页完,继续看下一页
回到顶部
http://www.520dus.com/txt/xiazai187638.html